学院团委

团学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共青团 » 学院团委 » 团学活动 »

讲一个我的故事给你听

作者简介:

刘倬彤

一个平凡的国关女孩,一如平凡的你我。

曾经很努力修双学位,却在中途选择了放弃;

曾经很努力地准备考研,却在初试成绩公布后加入了茫茫的春季招聘大军;

曾经很努力地对待求职,像是应对大学的一场终考;

在面试中还经历“奇遇”,遇到一个面试官,她说她早知道她;

最后,故事的结局是怎样?

 


毕业季来的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轻松,反而有些兵荒马乱。

北京远比东北更早地进入了春天,正是可以只穿着正装从望京一路乘着14号线去往大兴的季节。早高峰的北京地铁远比段子里写的拥挤得多,姿势扭曲地寻到一处容身之所,才发现初次正式面试的紧张早已被密密麻麻的人群挤得支离破碎。

参加春招的计划是从考研成绩公布的当晚就决定了的,措手不及,甚至在安静的夜晚里还有些悲壮的意味。如今回想起那几个难眠的钟头,仿佛还响着《一剪梅》的BGM,似乎给自己加戏不少,却又有那么几分的情有可原。

开学初被“求职”两个字填得密不透风。在纷杂的春招信息中筛选合适的公司、职位,有针对性地投递简历,参加面试并等待录取结果。千篇一律的过程未有任何的亮色,但还好收到的几份offer不至于让这段突如其来的插曲无疾而终。

提及就业总会与专业有着剪不断的联系,曾经的我也无数次地思考“国际关系”对于就业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经历了春招后似乎渐渐看到了答案。

无数次地听过因为专业冷门而求职困难的说法,如今想起来似乎哪里有些吊诡。尤其将这一理论放在当下职位需求不断多样化的现实中,仿佛更像一套无理而苍白的说辞。

在很多设置了专业门槛的职位中,不乏用加粗的红字写着“国际关系专业优先"。但同时,随着视野的开阔、了解的广泛,更能发现太多的职位比起专业更注重能力。而这些能力,来源于贸大给予的平台,来源于国关独特的专业素质的培养,更来源于个人的努力与积淀。

一场二面中结识了七位贸大的小伙伴,来自六个不同的学院,而面试内容不涉及当场任何一位的专业。面试官全程一言不发看着八个对招商一窍不通的学生在30分钟内思维从横冲直撞到最终的条理清晰,迷之微笑在最后轻声说了句“其实你们不太了解这个行业”。却有五人收到了“在二面中表现突出期待终面表现”的信息。

回顾参与春招的两个月,时间不长,却感受颇丰。怀揣着求职的忐忑在刚刚决定参与春招的日子里总会忧虑众多,学历、学校、专业,对于这些被打在应届求职生身上的标签的担忧总是远远超过在过去四年里的积累,但或许这积累本就如春起之苗,往往会让人忽略掉自己的成长以至于在最后关头才意识到一路走来收获良多。

 

苏宁管培生的offer终究赶在春天的尾巴上躺进了邮箱,以至于还可以在玉兰将落未落时停下来看一看。

好消息的到来似乎用“猝不及防”形容并不恰当,可当贸大研究生院以“拟录取”作结时确是惊讶不少。

这样的结果如同初试成绩一般出乎意料,只是这次并非失落而多是感激与庆幸。焦头烂额地加入春招大军时万万未曾想过有一天会在offer与读研二者间做出选择。而我最终未曾犹豫地选择了后者,继续在贸大国关度过研究生的两年。

初试成绩并不理想,有关备考的成功经验该由更加出色与成功的人来分享,而我,大概只能算作是极为幸运的考研的亲历者。

 

九月初至十二月末,天气愈来愈冷,压力也随之愈来愈大。复习计划因执行程度而不断进行细小的调整,起初偶尔的偷懒懈怠会在迫近的时间线面前被全部扼杀,却也会在重压之下某天负能爆棚,在一个天气还算得上晴好的下午逃离图书馆,或许窝在寝室暖融融的被子里或许是去了一家想念了很久的火锅店,纵容自己在这几个小时里成为一个没出息的逃兵。

临考前半月的心态异常微妙,忧心愈发可怜的备考时间恨不能将考试日期无限延后却也隐隐盼着时间快些走甚至想大吼一句“能不能明天就开始考”,以期盼着尽快结束这场已经看得到到头的折磨。

而这所有的挣扎将会在最后一科交卷后成为可以被笑着提及的往事,和家人、和朋友、和每一个在考试结束后送来祝福的人。

再艰难坎坷的路成为回忆后总是能被萃取成一些简单的关键词,而考研,我想能概括出这段时光的词语,大概只有“坚持”。

之后的日子大概可以算得上岁月静好,应聘了一份一直很喜欢的实习,在一家公关公司。

面试过程远比春招时所经历的轻松得多,二十分钟的面试一个小时的笔试,交卷时负责面试的小姐姐脸上挂着有些微妙的笑意,她说“我们会在周五前通知你”,她还说,“其实我知道你。”

这个故事大概要从选修双学位的时候讲起。那时很犹豫,却终是因为不想做不修双学位的少数人最终选择了很热门的金融专业。

对于双学位而言,大概有三类人:真正喜爱的、不喜爱却坚持的,以及,不喜爱因此放弃的。而我属于最后一种。

第二种人始终是令人敬佩的,这其中包括我的室友。双学位的艰辛对于她们而言我不知有多少,但就结果而言,至少是可被坚持到最后的。

但却从未曾因为放弃而后悔过,反而懊恼最初因为不愿成为不修读双学位的少数人所以轻易做出了选择,以及在犹豫了两个学期后才决定放弃。

放弃了双学位后我尝试着在节省出的时间里做一些同样有意义的事情,找了一份实习,在中国质检报刊社。朝九晚五的工作多是和文字打交道,也顺便拾起了被自己冷落了很久的爱好。

喜欢写东西大概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了,文笔稚嫩脑洞不少。高中同桌是很知名的文学网站的签约写手,极擅鼓励人,也试着在她的影响下写了几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之后的发展很简单,从20159月一个空白的文档,到如今10多万字或长或短或悲或喜的故事。从圈地自萌的小透明渐渐到有了自己的读者,看着粉丝数量的不断增加暗自窃喜却万万没有想到会在面试时发成一场奇妙的相遇——面试官居然是我的读者。

在双学位的路上,有很多的选择,在这里我只想提及坚持与放弃两种。这道单项选择没有对错,甚至可以体验,并有很长的时间可供考虑。能够坚持并愿意坚持是一种勇敢且终将收获不赖的结局,而放弃双学位归还自己更多的时间精力去经历其他,也不失为一种智慧。

 

在贸大、在国关的四年里,熠熠闪光的人众多,作为最最普通而又平凡的一员并没有值得被夸耀的成就与荣誉,只有些平淡而琐碎的经历愿在即将告别时回顾与分享。

每个人都在这四年的时光里写着自己的故事,称不上经验,也未必会有怎样的启示,或许只是因为不同,才有机会和他人讲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