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动态

学院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动态 » 学院新闻 »

戴长征教授:“熬”“憋”“挖”的学问三昧

戴长征教授

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

希望疫情早日过去,

在美丽的惠园再见到美丽的你们!

 

 

亲爱的同学们:

禁足在家近60日,你们辛苦了!首先,作为资深胖叔,真的不希望“增重”是你们禁足在家的唯一收获!试想,有一天解禁返校,你们这一拨俊男靓女,迅速进化为一群肥仔胖妞,精致玲珑的惠园岂不要承受过载的眩晕!哈哈!

作为一位名副其实的“老”师,我还是觉得“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这句话既骨感又丰满,既理想又梦想!至少,此诚我所欲也!去年夏天,本大叔和本师就有先见之明地买了一杆体重秤,每日科学验证的结果是,2020年的冬天地球引力确实比2019年夏秋更强大!

另外一个个人体验是,禁足近60天,本来可以恶补几十年亏空下来的睡眠,却发现越来越受到睡眠不足的困扰!原因在于,事物都是“过犹不及”,越是有了充分的时间睡去,越是缺乏了睡眠的能力。因此最近的一个多月,每周至少三次强制自己完成从家到学校的背包行走10公里!这样既调动了睡眠机制,又完成了义务值班,还解了对你们的想念之苦!见到惠园,就一如见到了你们生动的脸庞!

以前常常倒忙的苦水,现在将闲的苦水倒一倒,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想念你们是真,想念你们的学业更是真!对于你们的学业,我不愿去想,也不忍去想,但又不得不想——这或许就是为师的本能吧!那就请大家耐心坐下,听我给跟你们絮叨絮叨吧。说学问,有点大,但对作为博士硕士生的你们说话,说的不是学问,又是啥呢!哈哈!

学问是“熬”出来的!

作为资深的“老”学生,我想对你们说的第一句话是,学问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熬”出来的!大概你们都听说过一万小时定律吧。说的是,你要对一个既定学术领域或方面有较深了解,就必须花上一万个小时。这一万个小时,就是熬,不是做!如果学问是做出来的,那由于个体禀赋的不同,则学问一开始就会有水平的高低。现实的情况却是,无论你天赋有多高,这一万个小时,你必须投入。如果没有这一万个小时的投入,你就不得学问其门而入!因此,如果你真想有点学问,那就先花一万个小时去熬!譬如,这次疫情期间,假使禁足60天,每天你去熬10个小时,你实际上等于熬了600小时。这600个小时,与一万个小时比,还有巨大的距离。当然,一万个小时可能不是一个精确的数字,但足以说明花时间熬学问的道理了!

论文是“憋”出来的!

我想和你们说的第二句话是,论文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憋”出来的!不会写论文的研究生,不是一个合格的研究生。但是,确切的说,论文不是写出来的,至少不是硬写出来的!我个人的经验,写论文的过程中,思想必定是活跃的,有一种遨游八极,上天入地的感觉。但落在纸上的文字,多半不会让你满意。因此,你会陷入抓耳挠腮、坐卧不安、茶饭不思的状态。但是,这种状态其实再正常不过了,说明你的思路不顺,你的表达欲望不能找到好的出口。此时的你,千万不要放弃,你只需要把这口气憋住了,吃饭洗漱上厕所也要把脑中出现的思路憋着!憋着的最好姿势,是坐在电脑前,反复敲打语句,最终总有一条思路会把你带入神清气爽、通体舒畅的佳境。此时,我要恭喜你,你离写出这篇论文只有一步之遥了!所有你以前积累起来的资料、借鉴来的观点、自己的创意,都将得到合理的释放和安排!切记,当你没有憋到火候的时候,千万别指望把论文编出来!编出来的,是材料和观点的集合,那不是论文!论文是你思想的流淌,逻辑的展现!这样一种把思路憋出来的状态,不仅贯穿在单篇论文的写作中,对于一篇有相当长度的论文,甚至论文的每个章节,都需要这样一种状态的反复出现!

选题是“挖”出来的!

我想和你们说的第三句话是,论文的选题不是想出来的,而是“挖”出来的!通常,研究生们碰到的最大难题是,提不出问题,找不到选题,包括硕士博士学位论文的选题。这也很正常,作为学术领域的新手,对学科前沿的历史和动态,掌握得毕竟不完整不全面,要立即发现尚需回答和解决的问题,谈何容易!此时,通过博览文献、求教师长、问学同辈,都是必要的和有效的!但这些都代替不了你的独立思考和探索。你需要独立地进入一个“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积极状态,而且要保持这样一种状态。在此过程中,你会迷茫,你会焦虑,甚至你会到达一种崩溃的边缘。有时,突然间出现的一个题目或选题会让你眼前一亮,甚至欣喜若狂!你会认为,你的这个题目或选题如果做出来,有可能改变一个学科,颠覆一种理论,甚至有可能帮助增进人类的福祉或促进人类的解放!但是,通常当你一觉醒来,当你偶尔翻到别人的论述,当你准备下笔之际,却猛然颓丧地发现,原来你高大上的题目或选题,其实毫无价值,其实早已经被别人做烂了!你的失望甚至是绝望,是不难想见的!但是,此时拯救你自己的唯一出路,仍然是要回到原点,回到文献中去,回到现实中去!你必须,而且只要在锁定的领域,不停挖掘,不停搜索,不停打捞,不停淘洗,不停试错,终有一天,你将到达“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阶段!这时,再次恭喜你,你终于有了一个实实在在的,虽不那么高大上,但可以让你放心做下去的题目或选题了!

做你力所能及的学问!

因此,我想和你们说的第四句话是,做你力所能及的学问!这当然不是说,你随便找一个领域或选题,不管是否重复别人,不管有无价值,不管重要与否,就去做了!你所锁定的领域或选题当然越有创新性越好,越重要越好。但是,对于学问起步者来说,在研究生论文选题的价值必须不言自明的前提下,大家最应该考虑的还是,自己是否有能力将论文做下去、做出来!大家都知道,马克思是个天才,但即使马克思这样的天才,他的博士论文也是四平八稳的,我记得探讨是赫拉克利特的原子说。因为,就研究生论文而言,无论用来发表或用来拿学位,都将面临比成熟学者论文更多的审阅、疑问和挑剔!也就是说,研究生论文从选题到立论、到证据和材料,到逻辑和文字,其规范性的要求,是无法逾越的!

做学问的三个层次

哲学家冯友兰说过,做学问有三个层次,称作“接着说、重新说、自己说”。研究生要有做到“自己说”的追求。但是,对于你们而言,最重要的是首先要学会“接着说”或“重新说”!“接着说”不是照着说。“接着说”就是要将别的研究者没有讲清楚的,没有讲全面的,没有讲透彻的,讲清楚讲透彻讲全面了。其实,这已经不容易了,实际上已经做到有所发现、有所新解了!要做到“重新说”,也非常不容易。之所以要“重新说”,是因为别人说的不对,不妥当,全部或部分是错的,需要你去批判去修正。如果不在既定学术领域有深厚功底,如果不具备批判性思维,如何才能推倒已为众人所熟悉认可的论点或结论呢!至于“自己说”,那已经是学问的最高境界了!指的是在有关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根本问题上,自己创造了一种理论,提出了一套与众不同的系统观点,并产生了颠覆性影响!这也就是学者们没有一个不想做到“自己说”,但又很少有人真正做到的原因了!

说到这里,我已经有点累了!过去不断口头跟自己的研究生们讲学问,讲如何做学问,但这样通过笔头方式,跟大家聊如何做学问还是第一次,因此很不习惯!一直以来让大家做学问写论文,但即使我用文字跟大家聊天这样轻松的事,时间一长,我都感觉到累,何况你们要写八股式的面目刻板的学术论文!你们特别不容易,为师特别理解!但是,既然大家选择读研究生,选择向学而生,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们就得去“熬”、去“憋”、去“挖”,这个笨功夫是必须下的!

在这里,我也要特别申明下,你们只需要把我这段文字当做师生之间的聊天交流即好!学无止境,包括我文中所谈的一些体会和经验,都是个体的、片面的,未见得适合你们!如果你们有不同意见和看法,都请海涵和保留吧!英文里有个词比较好,无论老师和学生,无论年幼年长,在学问面前,大家都是“Learner”!俗话说,“师不必强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但我更希望你们能够做得更好,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还要申明的是,大家不要被我的“熬”“憋”“挖”的学问三昧给吓住了,好像做学问就是苦不堪言的事!其实,学问是乐在其中的事,只是你需要体会并享受这种乐趣!诚如心理学家所言,人生需要各种欲望作为动力,如生的欲望和爱的欲望等,但在所有的欲望中,创造的欲望是最高级的。学问就是一种创造性欲望的实现,它能使你的人生充满不息的动力,为你带来超越性的体验!

2020年注定是难忘的一年,你们在不幸中有幸成为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我和你们所有人一样,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希望还我家国日常!我也衷心希望早日在美丽的慧园再见到美丽的你们!